第584章 得救

作品:隐婚百分百:雷少,宠妻要趁早584   作者:幸福玛丽   更新:2020-03-26 13:33:52   阅读:94.81%

    徐浪在一旁看着,紧张的冷汗直流,传说中的战宇冷血无情,而且嗜杀成性,夫人这么顶撞他,太牛了!

    但是,他真的真的怕出事啊!

    战宇冷沉着脸,一把就想甩开梁永希,就在这时,他迷彩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随身携带的这支手机是内部手机,没有正事,不会有人打的。

    他立即摸出来一看,是他的一位老首长打来的电话,接通,首长的声音传了过来:“战宇,我命令你现在撤回来。”

    战宇脑中诧异,面上却仍是一副冷意,“为什么?”

    “你先回来我再给你解释,还有蒙学院的卓院长,也在我这里等你。”

    战宇沉默了一瞬,低沉有力地吐出一个字,“是。”

    挂了电话后,他垂眼盯着梁永希看,忽然抬手扼住她的下颚,目光深邃幽暗地紧盯着她,“女人,你很有种。”

    梁永希硬撑着,朝他不悦地挤出一抹笑,“一般般啦。”

    战宇放开她,打了个撤的姿势,领着一群人来去匆匆地离开了。

    徐浪简直不敢相信,直到他们出了院子,他跑过去重新关上破门,才松了一口气。

    回头,看到梁永希坐在桌边拼命地喝水,仿佛靠着凉水压惊。

    “夫人,你好样的。”他朝她竖了竖大拇指,对于她刚刚的表现,真的刮目相看。

    梁永希一屁股坐到板凳上,天知道她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战宇的气场,以及那些端着ak47的士兵,真的太吓人了。

    天哪,幸亏她嫁的是 雷墨,要是嫁给这种冰冷无情的人,天天日子怎么过?

    她揉了揉脸,思绪有些飘远了,待到情绪平复下来,刚要走到紧闭的卧室门时,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手术完成了,病人情况还算稳定,但这里毕竟条件有限,最好天亮后就去医院住院,再全面检查一遍身体。”

    梁永希赞同的点头,“谢谢你医生,辛苦了。”

    医生笑笑,“为霍二少办事,谈什么辛苦。”

    梁永希愣了一下,原来医生是江流的人,“霍二少也受伤了,他有没有事?”

    医生笑着摇头,“没事,就是血流的有点多,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梁永希顿时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

    医生感叹,“他们都是意志坚强的人,换做其他人伤成这样,早哭天抢地了,他们还能保持理智,甚至还能活动,真的了不起。”

    梁永希听着,除了心疼,就没啥感觉了。

    把医生送走后,梁永希走进卧室,雷墨闭着眼在休息,脸色异常的苍白,眉目间也透着虚弱,她轻轻握住他的手,“老公,你要好好儿的,我不能没有你。”

    雷墨缓缓睁开眼,沉静地盯着梁永希,干燥的唇瓣微扯,“你不是还说要跟我离婚?”

    梁永希胸口一窒,“那是气话,你也当真。”

    她倒水,拿棉签沾了给他润唇,“你先睡一觉,等你醒了我们就去医院。”

    雷墨平静地看着她,忽然问:“战宇为什么突然离开?”

    梁永希目光闪了一下,笑了笑,“肯定遇上什么紧急事情了呗。”

    雷墨微微闭眼,他这会儿没力气审问她。

    三个小时后,天大亮,江流带人来到了这儿,送雷墨去医院。

    到了医院后,做了全面的检查就移进了舒服的vip病房内,雷墨受不了身上的黏腻,换了病服后还想洗澡,梁永希坚决不同意,她没办法,打了水给他擦澡。

    没擦几下,脸已经红的不像话,雷墨注视着她,唇瓣微勾,“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

    梁永希哀怨地瞪了他一眼,“我才二十六岁,难道连害羞的权利都没有了?”

    雷墨笑笑,这个女人,是不是越来越可爱了?

    只是,她的话突然让他意识到,她确实还很年轻。

    给他擦完身体后,梁永希命令雷墨闭眼休息,雷墨倒是鲜有地闭上了眼,见他这么听话,梁永希心情也放松了些。

    紧张了一夜,害怕了一夜,这会儿一放松下来,疲惫感排山倒海而来,她躺到身后的沙发上,没一会就沉入了深深的梦乡。

    她醒来时,听到一阵说话声,她眼皮动了动,感觉到身上多了一条毯子,惺忪地睁开眼睛去看,江流坐在床边,正跟雷墨笑嘻嘻的说话,也不知道两个男人聊得什么,神色看起来还挺愉悦的。

    她眼珠子转了转,发现窗外的天居然……黑了,她差不多睡了一整个白天?

    “你醒了。”雷墨发现梁永希睁开了眼,目光柔和地落在她身上。

    梁永希揉着脑袋坐起身,她还有些晕乎乎的,“嗯,天都黑了,好快。”真的感觉好像一眨眼的功夫。

    江流回头看了看她,“大嫂你是累到了。”

    梁永希不好意思地摇头,“我进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她起身去了附设的卫浴间,洗了脸后,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经历过一系列危险的逃亡以及跟两个伤者接触,早就脏的不忍直视了,血迹斑斑的,看起来就跟恐怖片拍摄的服装道具一样。

    她扶了扶额,幸好,幸好,雷墨和江流都没事,她爸爸也回家了。

    想到这儿,她翻出口袋里的手机打电话回家,她拨的是座机,是顾明敏接的,一声熟悉的喂后,梁永希几乎要哭出声,“妈妈,爸爸到家了吗?”

    顾明敏听到是女儿的声音,立即高兴起来,“早到了,小希,小墨那孩子还好吗?听你爸爸说,他跟军方的人交火了,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大个事,他也敢做……”

    语气里,既透露着后怕,又带着对自家女婿的自豪感。

    梁永希听着,默默地擦了一下眼角流下的泪水,“放心吧,他很好,我待会拍几张他的照片给你们看。”

    顾明敏一叠声说好,“我们也多拍点两个孩子的小视频给你们,”顿了一下,顾明敏语气慨叹,“小希,雷墨,是个绝无仅有的好男人,你要好好珍惜,别亏待了人家。”

    梁永希听了这话吃吃的笑了起来,佯装不高兴的说:“妈妈,我才是您的亲女儿啊,您现在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