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我来杀你

作品:牧龙师24   作者:乱   更新:2020-03-26 13:32:17   阅读:65.79%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次确实是她。

    那上次在桥头相遇的那位应该是她妹妹,长相极其相似而已。

    “嗯。”女子道。

    “你来探望我吗?”祝明朗说道。

    咦,自己又不是坐牢,为什么要说探望?

    “我来杀你。”女子漫不经心的道。

    祝明朗一脸尴尬,道:“那为什么之前不动手?”

    “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让你活着就像是一根毒刺,每每在我心情稍稍愉悦的时候猝不及防的扎来,更痛苦更折磨,还是做个了结吧。”她走来,步伐轻盈,鞋跟在木质的地板上发着有规律的节拍。

    到了跟前,祝明朗看着更可以看清她的脸庞。

    确实是黎云姿啊,她与生俱来的高傲藏在清冷绝美的气质之下。

    “我能理解,这些日子祖龙城邦无人不在讨论此事,无人不在用肮脏恶心的言语撕开你的伤口,而我却可以安逸的躲在此处,养龙、看书。明明是上苍对我们两个人命运的安排与戏弄,却要由你一个人来承担。”祝明朗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不怨我?”她问道。

    “我怨啊,我打不过你。”祝明朗说道。

    “有什么遗言吗?”她接着道。

    “我以为你与别的女子不同,即便受到这样的屈辱也可以不迁怒于他人,你在我心目中还是蛮独特的……算了,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送我学院信笺,让我在学院里度过一段不错的时光。”祝明朗说道。

    “哦?”她忽然轻挑起眉,精致玫红的唇边轻轻扬起了一个弧度。“她还送你入学信笺?”

    “她??”祝明朗一脸疑惑。

    “黎云姿。”女子道。

    祝明朗看着她,突然想起黎云姿在地牢里的时候告诉过自己,她有病。

    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确实病的不清。

    “你没事吧??”祝明朗问道。

    “原来闹得满城风雨,将黎云姿从女君之位狠狠的拉下来的那个小乞丐就是你,呵呵,黎云姿还留着你的性命,还让你到驯龙学院……”女子接着用一种冷嘲的口吻说道。

    祝明朗看着性格情绪有极大变化的黎云姿,一时间也懵了。

    “你不是黎云姿??你是南玲纱!”祝明朗突然想起桥边的那个女子。

    “我是黎云姿的妹妹。”

    “你们是孪生姐妹?”祝明朗大惊失色。

    孪生姐妹!!

    天呐,自己怎么没有想到。

    黎云姿和南玲纱是孪生姐妹!

    可自己怎么会想得到??

    谁会想到这样的绝世姿容会有两份!

    “她随父姓,我随母姓。她在黎家,我在南氏。”自称是姓南的女子冷冷淡淡的说道。

    “这这这……”祝明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太乱了,太乱了!

    黎云姿是有一个妹妹,名叫南玲纱!

    可没有人告诉自己,她们是孪生姐妹啊!

    难怪黎家主人当时会说“黎云姿是黎云姿,南玲纱是南玲纱”,她们长得一模一样,黎云姿名节受损,势必会牵连到长相一样的妹妹……

    自己这是造得什么孽啊。

    “拜你所赐,我出行已经要戴上颜纱,若不是知晓我们为孪生姐妹的人并不多,我也早就名声狼藉!”女子的言语中已经明显透着几分怒意。

    她刚才在套自己的话。

    她一开始并不确定自己是那个罪魁祸首!

    就说黎云姿今天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

    祝明朗看着这个与女武神黎云姿一模一样的女子,喜忧参半。

    喜的是,黎云姿还是那个独特的黎云姿,她没有要杀自己。

    忧的是,这位小姨子怎么处理啊,自己说漏嘴了啊!

    “咳咳,这位玲纱姑娘,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得那样,不如你去你姐姐那多询问一番,她可以为我作证,我祝明朗是什么样的品质。”祝明朗说道。

    “你以为我们姐妹情深关系和睦吗?兴许她以为自己现在的悲剧是我一手酿成的。”女子冷哼一声道。

    “这个……”祝明朗挠了挠头,你说怎么办吧。

    女子绕着祝明朗慢慢的走着,高傲无比的审视着他。

    祝明朗觉得自己言多必失,还是不说话好了。

    黎云姿应该给自己提个醒的啊。

    “倒像个人样,为什么被传得那么不堪,什么卑贱、肮脏、浑身脓疮的乞丐?”女子质问道。

    “其实还有点英俊潇洒,对吧?”祝明朗道。

    女子白了他一眼,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最好给如实道来,你的阐述若让我不满意,这些话就是你的遗言了!”女子美目嗔圆,一副美凶美凶的样子。

    “好吧,毕竟你也是受害者。”

    “住嘴,本小姐与你没有任何瓜葛!”女子气得脸颊泛红,怒道。

    “……”祝明朗只好眼观鼻鼻观心,心在云游四海。

    “你说呀!”

    “不是你让我住嘴吗?”

    “现!在!给!我!阐!述!事!实!”女子气咬咬得银牙贝齿都要碎了,最后强行压下怒意,一字一字的念道。

    祝明朗整理了一下思绪,觉得面对这位深受其害的小姨子,还是实话实说要来得好。

    “事情是这样的。我本住在桑镇的南边,家中有桑又有田,生活安逸且清闲,谁知那芜土强盗蛮横不讲理,劫了我身上所有钱,这才落难到了乞讨街,偏偏老天还把我来捉弄,怎聊毒粥才是万恶源……”

    “为何觉得你像市井里的说书先生?”

    “姑娘,句句属实啊。”

    女子揣摩着祝明朗这番话,又时不时看一眼祝明朗。

    祝明朗保持着那个真诚的微笑,打量着她的时候内心也不禁起了波澜:像,太像了,连身段都那么……咳咳,这是她妹妹,不是黎云姿。

    听奇闻说,双胞胎一般都有心灵感应,也不知道……停下!

    祝明朗啊祝明朗,你怎可以这般龌龌龊龊!

    “哼,饶是这般,你也是一介布衣,事情也已经被传得不堪入耳。”女子一想到自己莫名受到的那些言语侮辱,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的这男子给杀了。

    可杀了祝明朗就真的有意义吗?

    看了一眼祝明朗此时的模样,又想起他现在的身份。

    她突然明白了什么,那双在阳光下更加璀璨的眼睛注视着祝明朗的脸庞,喃喃自语道:“我明白了。这就是黎云姿一直留着你性命的缘故。”

    祝明朗不明所以。

    “你如果死了,便是以最卑贱最低下的身份死去,那么沾污了她女君之名的也永远是一个流民乞者。你如果活着,你将会逐渐摆脱那个卑民身份,哪怕变成个底层的牧龙师,也远比那个肮脏的乞丐要好。这就是她要送你学院信笺的缘故,黎云姿啊黎云姿,这就是你的疗伤方式吗??”女子目光透着几分凌厉冰冷,语气更不像之前那么温和了。

    祝明朗张了张嘴。

    事实上祝明朗并没有往这个层次去想。

    “兴许她只是理智心慈,又或者……”祝明朗说道。

    “心慈??她杀过的人可以填满这离川之湖!”女子不屑的道。

    黎云姿拥有战争武神之名,更是祖龙城邦这一带的铁血女君,她屠戮行径早就在各大疆土各大城邦中传播。

    祝明朗也只是笑了笑,不做应答,但看得出来,这对孪生姐妹关系确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和睦。

    “咚!咚!咚!”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似几个精力旺盛的少年郎,他们正在说着有关东边要塞的事情。

    “万人斩罗孝也太威武了,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啊,杀得那些芜土贱民再不敢肆虐。我们祖龙城邦疆土何等神圣,岂是那些脏民可以践踏的??”一名少年语气豪迈的说道。

    “还是战争中建立威名快啊,现在祖龙城邦内应该很多人都听闻了罗孝万人斩之名了吧。”

    “西边凌宵城邦听闻又开始不安分了,好想我的镰兽早点化为镰刀龙啊!”

    “罗孝的凶名据说早就在芜土中传开了,永城就是他屠的,芜土的那些暴民现在是对他闻风丧胆!”

    “说到永城,嘿嘿,你们知道那件事吗……”一个略显几分猥琐的声音传开。

    “谁不知道啊。”

    “我这有最近版本哦,听说女君性情本就淫荡,以前在在西边与凌霄城邦掀起战争的时候就有勒令精壮男军到她帐篷内服侍的传言……”那个猥琐的声音继续说道。

    几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看似风度翩翩、衣冠楚楚,却一个个忘记了来这书书阁的本意,聚在一起低声谈论,时不时发出怪异的奸笑声。

    女子和祝明朗就在书架后头。

    她见这群人朝着这里走来,立刻戴上了面纱,但看得出来她那双眼睛,已经透着几分是要杀人的冰冷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