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大知县攻陷洛阳城

作品:无品大知县432   作者:东方奇龙   更新:2020-07-23 13:50:47   阅读:100.00%

    数日后的夜里,一支军队悄无声息的开到了洛阳城南门外。

    呼延赞一身戎装手持双鞭骑在马上站立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身旁簇拥着十数名骑马的将官。

    紧接呼延赞抬起头来向漆黑的城头看了看,然后向身旁的一名将官吩咐:发信号。

    那名将官应道:是,呼统领。

    接着一伸手从他的怀里面掏出一支火折子晃燃点着一支火把,然后手持火把对着城头画了三个圈。不一会就见城头上也亮起了一支火把,也画了三个圈。

    这是事先定好的开城门的联络信号,城上之人应该是李应龙安排好的天门教的内应。

    见状,那名将官又将手中的火把左右的椅了数下。城头的火把突然熄灭了,接着就听到城门“吱吱嘎嘎”的打开了,然后又听到“轰隆隆”的一阵响声传出,吊桥就被放了下来。

    呼延赞一挥手喊:进城。

    话罢,一马当先向城门中冲了进去,紧接大队人马紧随其后也冲了进去。

    洛阳城东大门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信号发过后城门打开吊桥放下。

    王统领率大队人马冲入了城中。

    洛阳城西门也是这样的,信号发过后城门打开吊桥放下来。

    刘统领率大队人马冲进了城中。

    过了不久,洛阳城中的各条大街上奔跑着一队队的军兵,之后,城中的各处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和兵器的撞击声,以及人被杀的惨嚎声。

    这是李应龙的朝廷大军在突袭洛阳王城中驻军的军营,也就是说,洛阳王跟李应龙的最后大决战在洛阳城中展开了。

    洛阳城北门没有进入军队,因为这座北城门现在仍掌控在洛阳王的军队手中,但是城中已经大乱了,这座城门现在还在谁的手里面已经不重要了。

    洛阳北城门外是一片开阔地,周围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蒿草。

    突然,北城门“吱吱嘎嘎”的怪叫着敞开了,不一会儿,吊桥放了下来,接着就看到从城门中涌出了大批的军队,但这些军队却极其混乱,一个个不要命的从城门中争先恐后的向外面跑着,你挤我我拥你的乱成了一片。

    出城的吊桥也就有一丈宽窄,这么多的军兵成球的拥上桥来还装得下么,于是很多军兵就被挤的摔下吊桥落进了几米深的护城河的水中。

    护城河的两岸立陡立陡的,人掉进去如果上面没有人往外拉他们的话,他们自己是爬上不来的,可现在正是逃命的时候,谁会去拉那些掉进护城湖里面的人呢。所以,那些掉进护城河里面的军兵其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淹死。

    不同的是,那些会游泳的掉进去后能多坚持一会儿,而那些不会游泳的掉进去后也就几个沉浮就死了。

    这些军兵一看就知道是从城里面溃败下来的洛阳王的军队,他们之所以从北城门出逃,那是因为北城门还掌控在他们自己人的手中。

    就在溃军冲出城门进入到那一大片开阔地之时,突然,从正前方的深草丛中窜出了一个明亮的火球升到了天空中,紧接就听一声爆响后散出了满天的花雨。

    随着暴

    响声的发出,就见从东西北三面的草丛中冲出了三支打着宋字大旗的军队迅速的把这些溃军给包围了起来。

    众溃军已成惊弓之鸟,又被突如其来的一围吓得相互冲撞乱成了一锅粥,最后缩成了一团。

    这时就见一个穿一身戎装的年轻将官骑马从后面疾驶而来,到军前站住了。

    这个年轻将官就是李应龙。

    李应龙用手向众溃军一指高声大喊:叛军们听着,你们已经被本帅的大军给重重包围了,干皮奶奶的,识相的就赶快的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投降,投降者一律免死,并且不追究罪责,还给发放路费让你们回家。

    李应龙把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对付国民党俘虏兵的优待政策搬了出来。

    但随即声音又转厉的:但继续顽抗者格杀勿论。

    李应龙的话音刚落,就听溃军中有人高喊:我们投降,我们投降,我们早就不想给洛阳王干了。

    接着又响起一片的喊声: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众溃军纷纷把手中的兵器丢了出来,不一会儿武器堆成了一座小山,接着众溃军们全部双手抱头的蹲到了地上。

    看着众溃军们缴完械后,李应龙向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将官吩咐:姜统领,这儿就交给你了,本帅要进城去看一看。

    闻言,姜统领应道:是,大元帅。

    李应龙策马向城门中疾驰而去。

    洛阳王衣衫不整的从寝宫中跑了出来,见府中的守军和下人们正惊慌的四处乱窜,他不由大吃一惊,一伸手抓住一个从他身边跑过的下人厉声的喝问:喂,怎么一回事?出什么事情了?

    下人见是洛阳王,忙施礼道:禀王爷,朝廷的军队打进城中来了,王爷,赶快逃命吧。

    闻言,洛阳王大怒,抬手就给了这个吓人一记大耳光,打完厉声的训斥道:胡说八道,本王有二十几万大军守城,朝廷的军队怎么会打进城中来呢,谁说的?

    下人用手捂着被打疼的腮帮子害怕的:禀王爷,都------都这么说的,不信你问一问别的人。

    洛阳王气得怒喝:滚,滚回到自己的屋里睡觉去,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就砍下你的脑袋来。

    下人吓得忙躬身应道:是,是,小的这就回去睡觉。

    话罢,转身飞跑而去。

    洛阳王望着飞跑而去的那个下人生气的骂:混账的东西,唯恐天下不乱。

    就在这时小梅跑了过来,见洛阳王已经出来了,忙向他施礼急报:禀王爷,大事不好了,朝廷大军分三路从东西南三座城门打了进来,现在城中已经大乱了。

    闻言,洛阳王极其震惊的:什么,朝廷的军队真的打进城中来啦,他们是怎么攻破城门打进来的?我们的军队呢?都睡着了,睡死了吗?

    小梅道:王爷,我们的军队中出了内奸,他们打开了三座城门把朝廷的军队给放进来城中来的。

    闻言,洛阳王又是一惊的急问:内奸,谁,是谁?

    小梅一摇头:是谁还不清楚,我分析可能是夏侯教主的人干的。

    洛阳王一惊的:什么,天门教的人

    !

    突然,他似明白了的点了一下头:对,应该是他们,天门教中的不少高手在我的军队中任职,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接着,他又用很是怀疑的口吻向小梅道:对了,天门教的教主令牌不是在你的手中么,没有你的命令他们如何敢这么做,小梅,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闻言,小梅大惊,忙摆手道:王爷冤枉我了,小梅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王爷对小梅恩重如山,小梅怎么会背叛王爷呢。

    有什么不会的,夏侯英兰待她如亲姐妹,她不照样背叛了夏侯英兰么。

    话罢,思索了一下,突然似有所悟的:对了,我想可能是夏侯教主临死之前见过教中的什么人留下什么遗命了,所以,才弄成这个样子的。

    洛阳王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于是点了一下头道:有这个可能啊,唉,本王疏忽了,本王疏忽了。

    他所说的疏忽了应该是,他没有及时的下辣手清除掉夏侯英兰安排进入到他军队中的那些已经升任将领的天门教的人。

    但做这件事情的前提是,他要事先知道夏侯英兰死前的一系列安排。也就是说,他要事先知道夏侯英兰临死前把天门教教主之位传给李应龙的这件事情。但遗憾的是,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既然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他就仍然会认为那个夏侯英兰的替身小梅是天门教的教主,既然那个小梅还是天门教的教主,天门教就仍然掌控在他的手中为他所用,那他又怎么会出手去清除在他军队中任将官的那些天门教的人呢。

    所以,归根结底这不是疏忽的问题,是智慧的问题,也就是说,他的智慧远不如夏侯英兰。

    话罢,他向小梅问:小梅,现在城中是怎么一个情况?我的军队是不是正在跟朝廷的军队抵抗拼杀啊?

    小梅一摇头:王爷,我们的军队现在除了投降的以外,剩下的都从北城门逃走了,我------我们完了,王爷,你也走吧,现在走还来得及。

    闻言,洛阳王摇了摇头,语气坚决的:本王誓与洛阳城共存亡,本王是不会走的。

    话罢,看了看小梅,然后一挥手的:小梅,你没有必要留下来陪本王一起死,你走吧。

    小梅不舍的:王爷,还是跟小梅一起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洛阳王又挥了挥手:走吧,快走吧。

    小梅只好道:王爷,那小梅走啦。

    说着,转身向外急步走去。

    然后,就在小梅走出十数步远的时候,洛阳王突然抬起手来对准小梅的后背一点,就见一道乌光从他的衣袖中射出来击中了小梅的后心,只听小梅一声惨叫扑倒在了地上,她的后心深深地插进了一支短剑。

    小梅痛苦不解的扭头向洛阳王看了看问:王------王爷,你------为------为什么这-------这么对小梅啊?

    (抱歉啊,上传的新书《天浩劫》更名为《盘天之战》了。)

    (这是一部很热闹值得一看的书,欢迎阅读我书的诸位大神们去看上几眼。谢谢!)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