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令人心惊的镇定

作品:史上第一宗336   作者:贪吃的汤勺   更新:2020-06-30 12:46:07   阅读:89.00%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鬼!”埃迪吓得惊呼了一声,皆因他的面前居然出现了一个完全解释不清的景象。

    那就是这药片居然成精了!

    这药片居然在他的面前缓缓飘飞了起来!

    正当埃迪目瞪口呆之后,想要伸手去抓这个药片的时候,这药片突然间呼啸一声,猛地往右边窜飞。

    埃迪的目光紧紧跟着药片,自然也随着药片往另一边看去,顿时又被吓了一跳。

    因为那药片居然落入了一个陌生的华裔男子手中,而且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男人是怎么进来的啊!?

    埃迪几乎是本能般问了一句林宏,“你是谁?你怎么在这?”

    林宏的手微微抬起,然后放在面前缓缓张开,一个透明的药片正静静的躺在手心。

    听到埃迪的话,他朝着埃迪淡淡一笑,“我叫林宏。”

    “林宏?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埃迪脸上有些疑惑,他仔细在脑袋中搜索了一下,却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林宏这个人的信息。

    直到,他以药效的帮助,看到了好几个月前的一篇报道,不由惊呼,“你是演奏钢琴的那个神秘钢琴家!”

    听到这话,林宏愕然了一下,但很快就点了点头承认下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钢琴家,只要别妨碍到老子办事,随便你是什么阿猫阿狗!”就在两人互相交谈的同时,那个光头的穿西装大汉突然摸了摸脑袋,对林宏和埃迪狰狞一笑。

    看到这家伙的出现,埃迪的瞳孔一缩,趴在地上的身体,快速的爬了起来,直往林宏的身后躲。

    林宏淡笑着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他盯着光头大汉,眼神冰冷,“你说谁是阿猫阿狗?”

    林宏突然变冷的神情让光头大汉愣了一下,之后他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林宏,不屑的对着两人笑道:“杀了他!”

    这句话他是用俄语说的。

    两个手下几乎没有犹豫,对准林宏,扣动了扳机。

    砰砰,连续好几声枪响,这两个壮汉倒也是不怕子弹打光,一直朝着林宏扣动了扳机。

    然而,下一瞬,为首的光头壮汉的眼神突然一呆,他居然以肉眼看见那些飞行的子弹!

    他狠狠的揉了几下眼睛,再往前看去,发现这些子弹就明晃晃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而且这些子弹还凝滞在林宏的面前,着实让他惊了个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头壮汉震惊不已,自从他也吃下了nzt-48之后,已经察觉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而如今,还真有一个超人类出现在他的面前。

    站在林宏身后的埃迪也惊呆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离他只有十几公分的凝滞子弹,喉头咕咚一声,不敢相信的咽了一口唾沫。

    他后退的几步,惊惧的看着林宏的背影。

    然而,他的脚步才刚刚迈出,他的脑袋一晕,脚下一软,差点直接瘫倒在地上。

    这倒不是被林宏吓软了腿,而是他的药效已经慢慢过去了,要是再不吃下nzt-48,他可能就直接晕死过去了。

    “嘿,伙计,我不管你是谁,但你能不能把药给我吃了?”埃迪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稍稍想一下事情就感觉头痛欲裂,“如果你觉得我还有点价值的话,请你把药片给我,不然我会死的!”

    林宏是如何出现在他家里的,他并不清楚,但他很清楚林宏会出现在他家里的目的。

    林宏能够来到他的家里,说明他对林宏还是有点作用和价值的,因此他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听到埃迪如此说,林宏倒也是没有反驳,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光头大汉,右手手心的药片缓缓飘飞起来,然后径直射向埃迪的嘴里。

    随着一声呼啸,药片成功塞进了埃迪的嘴里,被他囫囵吞枣得吞进了肚子里。

    看到这一幕,光头大汉顿时不乐意了,他也不再废话,直接让手下的两个兄弟开枪。

    不管林宏到底有多少诡异的能力,他就不相信对方能把所有子弹给拦下来。

    而让他失望乃至惊惧不已的是,他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就把所有的子弹给全部拦了下来。

    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几十颗子弹,两个手下换弹夹的手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光头大汉同样十分惊惧的抖着腿,禁不住一步步往后退。

    而林宏此时已经被他们彻底激怒了,他冷冷一笑,轻轻抬手朝他们一挥,只听得嗖嗖几声,面前的子弹就像是被加载了恐怖速度的炮弹一般,呼啸着直奔三人。

    笃笃笃,好几声闷响传出,好几十颗子弹毫不留情的撞在了三人身上,发出了道道闷响。

    噗嗤一声,一些威力较大的子弹居然硬生生的撞破了三人的皮肉,嵌入了三人的身体之中。

    刚刚服下药片的埃迪感觉脑袋好受了一些,但看到眼前的一幕,他顿时感觉脑袋又大了一圈。

    这虎狼相争,让他这条小羔羊处在两伙人中间,可谓是瑟瑟发抖。

    他惊惧的看了中弹倒地哀嚎的三人一眼,手脚并用地往身后快步爬走,就好像林宏是个丧门星一样,让他感觉到畏惧且不敢接近。

    但随着吃下药片的药效渐渐发挥作用,他眼中的惊惧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镇定和平静。

    林宏没有去理会哀嚎不已的三人,他的眼角一撇,很精准的就看见光头壮汉的西装内兜里放着的一杆黑色棒子,似乎是个装注射器的容器。

    这种容器林宏在威尔的实验室里面看到过,一般情况下都是用来保护重要药剂使用的。

    看到这一点,林宏眼中掠过一抹好奇,他伸出的右手食指一挑,这根黑色棒子容器在无形力量的作用下,顿时飘飞而起,飞进了林宏的手心。

    “不!!你把它还给我!”光头大汉感觉内兜里似乎被抢了什么东西,心念一转,立即明白这是自己的药被人拿了,他立时忍不住惊呼一声。

    林宏自然是不会听对方的这个话的,他笑着摇了摇头,黑色棒子在手心里转动了两下,手腕一转,立马消失在手上。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林宏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扭头往后看去,就想埃迪·摩尔已经站了起来,就立在他的身后。

    看到对方镇定而平静的双眼,林宏的眉头皱了一下,刚刚对方的样子可不是这个样的啊!

    难道这就是nzt-48药片的神奇功效?

    这一刻,林宏对这种药片产生了一丝兴趣。

    “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先不论,但现在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他这般说着,一抬脚便越过了林宏,直奔三个哀嚎不已的大汉而去。

    “什么忙?”林宏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准确无误的从光头壮汉的背后掏出了一个黑布包,然后摊在桌面上缓缓打开。

    黑布包中包裹的都是一些令人汗毛倒竖的凶器,但埃迪平静的目光却好似只是看到了一杯水,一支笔一般。

    埃迪没有看林宏,而是仔仔细细的从黑布包里掏出一柄非常尖锐的凶器,轻声道:“我大概可以知道你的目的,但现在我身上的药片已经被人偷走了,我需要去抢回来!”

    “你是想让我帮你抢回来?”林宏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埃迪,同时手一抄,环臂在胸口,很是感兴趣的看着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埃迪缓缓摩擦了一下刀面,后退几步,来到光头壮汉的面前蹲下,但嘴里却回答着林宏的话。

    “不,我只是想让你帮个忙,而事后我给你一些药片!”

    听到这个建议,林宏嘴角弯出一抹有趣的弧度,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埃迪将手中的长刀狠狠的送进了光头壮汉的胸腔。

    光头壮汉顿时发出一声高昂的嚎叫,就像是临死前野兽发出的哀嚎,充满了痛苦。

    但埃迪却是对此毫无情绪波动,他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刀抽了出来,然后再次一捅,一直到对方没有了声息,他这才转身前往下一个目标。

    就这样,三个目标很快被他搞定,之后他把目光看向了林宏,轻声道:“如何?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林宏收回饶有兴致的目光,看向埃迪,淡笑一声,道:“其实我对你更感兴趣一点,但可惜我朋友让我对nzt-48势在必得,行!我答应你。”

    埃迪听到这话,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似乎心中早有预料,这让林宏感觉更加有趣了。

    抄起西装外套,埃迪朝着门外走去,对地面上的三具尸体不闻不问。

    林宏飘身而出,诧异的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对埃迪问道:“不处理吗?”

    “不需要了,明天物业管理会发现这里的!”埃迪耸了耸肩。

    看到对方自信非常的神采,林宏立马明白对方这是有恃无恐,淡然一笑,也没再多问,而是跟在埃迪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下了公寓,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朝着一个地方疾驶而去。

    最终的目的地是一家私人医院,两人一直往病房里面走,而埃迪似乎非常有目的性。

    林宏现在算是发现了,这个药片跟露西吃下的那个违禁品不一样,这种药是真正的开发大脑,而露西的那种虽然也是开发大脑,但却是奔着毁灭去的。

    一种是相对温和的开发,一种是直接刺激性开发,因此这才导致埃迪能够在这种药效下没有肉体崩溃。

    但很显然,这种相对温和的开发方式对大脑造成的创伤也是非常严重的,而且极有可能无法恢复。

    因此,要说那种药效好,其实林宏也拿不准。

    三拐两拐之间,两人很快就来到了一间重症病房的外面。

    埃迪毫不客气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而椅子的另一边坐着的则是一个长相普通,但眼神凶狠的家伙。

    坐下之后,埃迪就开口说道:“事情的发展还真是令人惊奇,本来我以为我的药片被大律师勃兰特偷走之后,汉克能活过来,但没想到他最后还是死了!”

    话里的很多信息落在这个保镖的耳中,他顿时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汉克的死,全是因为勃兰特造成的,他们早就从眼前的这个家伙身上弄来了药片,但却是没有将药片给汉克吃!

    保镖的眼神顿时全变了,两年之前,他一穷二白,都是汉克的接济才让他存活下来,所以说对于勃兰特等人的这种谋害行为,他是相当厌恶的。

    因此,他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朝着医院外走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