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银狼狂啸,剑斩雷霆

作品:万族纷争283   作者:草民观点   更新:2020-11-22 06:50:49   阅读:94.39%

    一秒记住【云阅小说 www.yunyue.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丰都鬼城最大的擂台外,数以万计的鬼修汇聚在此,本来失望、遗憾的脸上此刻转为兴奋,尤其是那些已经在这里等候了一天的,以为比武招亲的热闹就这样落幕了,心中颇为失望,不曾想最后关键时刻,竟然大反转,有人上来挑战了,还是那个叫禹飞的!

    这段日子可是被这个名字磨的耳朵起茧,虽然是人间界的修士,但禹飞的名头一样被鬼修所熟知,即使他们中很多没使用过科技产品,但是在旁人的议论声中,也听说了这个力挽天倾的俊年。

    如今见到真人,那一袭白衫,就站在了他们面前,还能看到他亲自出手,又是在比武招亲这等特殊情况上,如何不兴奋。

    如果能将那外星球的野毛狼打一顿,抱得美人归,又将是一段佳话。

    兴奋之中纷纷传讯给好友,呼唤他们赶快回来看热闹,那些个没科技产品的,也纷纷掐诀通知附近的好友过来围观即将上演的大戏,这可比那野毛狼仰天长啸来的精彩。

    擂台正方向有一个鬼府阁楼,楼上的采芸娇嘴角挂着笑意,看着擂台上的禹飞,整理了下裙摆,静待好戏。

    她旁边是丰都城主曹心远,正眯着眼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夜叔也坐在旁边,一双锐利的眼神盯着采芸娇,本以为自己的监视任务会随着戎俊的胜利而落幕,不曾想临了竟然加戏,唱戏的还是声名无出其二的禹飞。也不知这丫头是怎么瞒过自己的眼睛,将这尊大佛给请了过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应付禹飞,这个缥缈星最为特殊的人。

    思前想后,眼神飘忽不定,开始联系背后的鬼王。

    擂台上,禹飞一袭白衫迎风而立,眼前一头银毛狼,虽然恢复了正常大小,但眼中的暴戾和杀戮却丝毫不减,正面带怒容盯着他。

    禹飞从容不迫的拿出五龙金剑,敲了两下擂台,问道:“你要是输了,那就是千里送人头,会不会产生心理阴影?”

    戎俊笑了两声,满是凶狠和残暴,眼里的杀机不加掩饰:“在我们皓月星,据说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人族这种生物,但是后来...”

    他舔了舔嘴唇道:“不够吃,就灭亡了,再之后,我皓月狼族化为鬼修一路做大,一统了皓月星,为了引进一些肉食,饲养了一群人族,你和他们长的很像,一看就很美味。”

    禹飞听后眼神逐渐冰冷,本想战前乱他心性,不成想反被乱了,凛声道:“既然你们以人族为食,为何跨越星河来这里娶采芸娇?”

    戎俊桀桀一笑:“不要误会,没有刻意针对人族,等你有幸出了这小破星球,会发现很多种族都以人族为食,这是正常现象。我们吃人也不妨碍合作,就和人也吃狼一样,宇宙是公平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任何种族都可以用来饱餐一顿,不仅人族,我们也饲养其他种族作为食物,人族长的还是太慢了一些,不是主食。”

    禹飞沉思了一下,发现说的没啥毛病,站在人的角度,那这狼肯定是十恶不赦的,但是站在狼的角度,人才可恶,跳出去看,又都无可厚非,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禹飞暗叹,乱人心性这种事还是得好好学习琢磨,不能化为刀子反插了自己,随后看向裁判,问道:“你不会也要等朋友来才宣布开战吧。”

    裁判尴尬的咳嗽两声道:“双方若无异议,那比斗正式开始,祝两位...”

    话未说完,白色的身形和银色的身形已经瞬时而动,化作流光战在一起,裁判结巴两声,剩下的话硬是给咽了回去,谁让两位主都得罪不起呢。

    剑与狼爪交锋在一起,激荡的灵力波涌向四周,二人都只是小试牛刀,戎俊倒是吃了一惊:“作为人族,你速度不错。”

    禹飞也回赞道:“作为鬼修,你力量不错。”

    戎俊狞笑一声,左手伸展五指成钩,抓向禹飞喉咙,爪虽出却不见其形,只有一道黑色流影射出。

    禹飞将剑柄抬起,剑身横拦,竟是一剑挡住两爪,左手并指化剑,一道剑气斩向戎宽咙。后者大吃一惊,身影急退,但胸膛还是被划开了一个口子,流出黑色的粘稠物。

    台下众人一阵惊嘘,那野毛狼坐了三天擂主,居然上来就吃亏了。

    曹心远眼神一凝,这头野毛狼要发狠了,知道眼前之人不能小觑了。

    戎俊伸手摸了摸胸前的伤口,那近舌尖舔舐了一下,确认了是自己的血,他居然被人族这种食材给伤到了!一瞬间表情变得更加狰狞,一声狼啸怒吼,震动的空气泛起波纹,周身雷霆大作,环绕其身,双爪更是汇聚了两个雷球,将地面闪击的焦黑。

    禹飞也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知道这头狼感觉到了侮辱,要跳过热身步骤,直接全力攻击了。

    下一刻,戎俊脚下地面碎裂,一块块的碎石向四周飞溅,一道银色雷光,瞬间突袭到了禹飞头顶,裹挟着雷霆的怒爪凌空一击,如饿狼扑食,嗜血暴击。

    禹飞也毫不示弱,一记龙翔斩击迎爪而上,瞬间的交锋,将地面震的崩塌,狂暴的雷霆向四周散射,击打在笼罩擂台的屏障上,泛起阵阵涟漪。

    雷光闪烁,一银一白两道身影针锋相对,谁也不肯

    退却半步,各自用力,灌注更多的灵力,一时间,炽亮的白光笼罩二人不见身形,外围只剩下暴走的雷霆和四射的灵力。

    下一瞬剧烈的爆炸淹没擂台,台下观众虽然失去了目标,却大声叫好,这才是擂台上该上演的大戏,而不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嘲讽一天。

    擂台硝烟正浓,禹飞和对方双双隐蔽气息。

    忽然,禹飞察觉到身后的硝烟异动,紧忙挥剑斩击,一道狼爪落下,与五龙金剑交击在了一起,不过那银毛狼似乎预料到了,爪上根本未用全力而是当做跳板,狼身旋转,腿成鞭横扫而来。

    禹飞却是在这波中交锋中失了先机,只能用肩膀硬抗,被踢向远方,再次消失在硝烟中。

    环视四周,尽是爆炸后遗留的白色、黑色夹杂着火光的硝烟,却不见敌人身形。

    禹飞目光凝重,既然双方都隐藏了气息,内敛了灵力波动,对方却能发现自己,看来是靠鼻子的嗅觉来判断定位了。

    思略间察觉到面前一道狼爪再次扑来,禹飞没有去正面硬接,而是选择急身退走,躲开了这道偷袭,随后的几次攻击也全部选择躲闪开来。

    硝烟中传出戎俊的骂声:“只会躲躲闪闪,不敢正面迎击吗?亏你还有肉体,正面硬钢竟畏惧我这个鬼修。”

    台下众人听了一阵心惊,那个禹飞竟然被压制了,只能躲闪?

    采芸娇脸上的笑意未变,但眸子里却多了一丝担忧,虽然他认为禹飞很难输,但是戎俊的实力,她也不清楚,不由得暗自祈祷。

    禹飞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冷笑道,虽然嗅觉可以判断敌人的地点,却无法判断敌人的姿势,只有在接近的那一瞬间才能准确判断再变换招式,当下退到擂台边缘,立定,单脚向前,蓄力。

    下一刻,那银毛狼果然从左边突袭而来,禹飞冷笑,连续十几次的示敌以弱后,你还剩几分警觉。

    就在双方临近的一瞬间,各自看清了对方身形,戎俊见禹飞蓄势待发,心知不妙,比对方慢上一拍,攻击的爪子,急速变为防御,然而下一秒,狼臂依旧黑血飞溅,被击退倒飞。

    戎俊看着手臂上的伤口,暗恨不已,阴险的人类,故意连续躲避十几次麻痹老子,将血迹抹去,又是一阵狼啸,掀起狂暴的罡风,吹散了场上的硝烟。

    台下众人也终于能看清二人了,白衫依旧挺立,未伤分毫,采芸娇暗自松了一口气。

    银毛狼面上也看不出伤势,只是表情狰狞中带着一丝凝重,眼前的人类不是善茬,远比第一天打的那些鬼修要强数倍,不仅仅是速度和力量,还有那冷静的分析的头脑和随机应变的能力,是一个时刻在刀尖起舞的人。

    戎俊怒喝一声,毛发倒竖,周身鬼气纵横,如丝带一般向上飞舞,下一瞬雷霆炸起,如万鼓齐鸣,轰隆声响彻全场,一个由雷霆凝聚的雷狼,携带着霹雳之音嘶吼着向禹飞扑去。

    禹飞看着戎俊那姿势,若是自己去硬接这道术法,恐怕在力竭的那一瞬他就会突袭上来,不过好在自己虽然不会啥法术,但五龙金剑里面还睡着四条蛟龙。

    当下灵力灌注,一剑斩出,四条蛟龙魂齐出,两条扑向那雷狼,两条却是径直向戎俊杀去。

    那戎俊见此,暗骂一声,想用术法牵制他,结果被看穿,反被牵制了。

    修士使用武器就是耍赖,他们兽族往往注重磨炼自身,毕竟武器时刻会淘汰,但是肉身不会,锻炼的越久,收获的好处也越多。

    见蛟龙魂扑来,撤去了对雷狼的持续牵引和鬼力供应,任由它去消耗撕咬,身形急退,躲避两条蛟龙的追击。

    禹飞冷笑一声,瞬时而动,速度之快,台下之人只能看见一道流光与蛟龙魂配合,对戎俊发起了围攻。

    情知不妙的戎俊哪里还敢留手,一跃升空,仰天长啸,转身化为三十多米的巨大皓月狼人,正是刚才给采芸娇表演的形态,双爪齐下,携带狂暴的雷霆抓住两条蛟龙魂,狼嘴一张,却是咬住了从上斩击而下的五龙金剑,随后狼嘴内一道雷霆喷射而出。

    禹飞趁他喷射的刹那,抽剑躲避,一道雷霆咆哮,如柱一般击打在护擂屏障上,竟然让那足以防御结丹期任何攻击的屏障,产生了一丝丝裂缝。

    裁判紧张的看了下曹心远,只见后者大手一挥,大量的鬼气如潮水般被灌入屏障,不但修复了裂缝,还隐隐加强了一些。

    戎俊居高临下,看着禹飞道:“我居然会为了一个卑微的人族,变成战狼形态,你死了也足以自傲了,毕竟可以看到如此伟岸的形象。”

    说罢身上青筋暴起,透过毛发也能看到,一声狼啸后,三十多米的狼身被粗如手臂般的雷霆环绕,双手托举怒吼:“皓月奔雷!”

    一道百来米的雷狼如天劫一般从天而降,直扑禹飞而去,狂暴的雷霆之声如万鼓炸裂,响彻十里八荒,刺痛的台下众人忍不住捂耳退后,纷纷远离擂台。

    采芸娇看着那恐怖的雷狼,心中一紧,也不知道禹飞能不能接的住,恐怕以他的傲气,不肯使用七绝玲珑塔吧,细手情不自禁抓紧了衣衫。

    曹

    心远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又朝护擂屏障内增添了一份鬼气,免得屏障承受不住,击伤了围观众人,这道攻击已经达到结丹修士所能施展的极限了。

    夜叔忍不住提醒道:“曹城主,这禹飞可不能死在这里,关键时候,需要护持一下。”

    曹心远点头道:“夜兄放心,已经准备好了,虽然会让戎俊面上不喜,但自有芸娇去抚慰,这禹飞确实不能死在这,不然很是麻烦。”

    禹飞看着从天而降的百米雷狼,又看向戎俊那三十多米的狂傲身躯,眼神变得凌厉,嘴角勾起一抹冷意,伟岸的形象?亚青的百丈都高你十倍,何况他还见过万丈巨人,眼前的狼人充其量不过是大点的蚂蚱。

    五龙金剑龙吟响起,金色的光芒璀璨夺目,金属性感悟和剑意一齐融入,双手持剑,大喝一声,一剑挥出,一道金色剑光朝狼嘴斩去。

    那狼在剑斩袭来的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恐惧一般,凶狠的面庞竟流露出一丝胆惧,但还是迎着剑光咬下,要拼个高低。

    全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呼吸在这一刻静止,就连夜叔这等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忍不住注目凝视。

    曹心远喃喃道:“在这般年级就领悟了剑意第二层吗?看来是有高人指点啊,也是,能在全球搅弄风雨的人,怎会没点背景和手腕。”

    一声凄厉的嘶吼传遍全场,那雷狼竟被剑光一分为二,随后四散落地,擂台上响起霹雳之音,开满金花朵朵。

    而那剑光也被消耗颇多,去势稍缓,但依旧朝戎俊射去。

    那戎俊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陷入呆滞,一个人族结丹,怎么可能斩开他变身为战狼形态后放出的皓月奔雷,难道他已经超越了寻常结丹的范畴?

    这是人族,又不是皓月狼族,怎么可能做得到?

    曹心远看着戎俊状态,叹息道,完全失神了吗?也是,若不是我现在眼力不一样了,恐怕一样会和他还有那台下观众一样,陷入呆滞。

    百米雷霆啸狼,居然被一道剑光一分为二了!

    下一刻,擂台上传出戎俊的惨叫声,将所有人拉回现实,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幕,那戎俊手捂左眼,指缝间还有大量的黑色血液如链锯一般喷出,看来那左眼是瞎了。

    禹飞看着他,像是在自言自语:“你本可以躲开威力已经严重不足的剑光,可惜你的战场心里素质还是欠缺了一些。”

    这平淡的总结,在戎俊听来极端刺耳,是无情的嘲讽,他再次怒吼,本体朝禹飞扑下。

    曹心远叹息道:“怒火攻心失了分寸了”,又对禹飞喊道:“禹少侠,请手下留情,这是我阴灵地界的贵客。”

    禹飞看了曹心远一眼,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把扑来的银毛狼放在眼里,现在的他真的是一只野毛狼了,在比斗中失了理智就等于宣判死刑了。

    禹飞把五龙金剑一抬,一道剑光挥出。

    居中斩银狼,金芒断狂啸。

    戎俊发出一声惨叫斜坠而下,从下体到眉心,被斩出一道如匹练般的伤口,没有鲜血飞溅,但那体内的鬼气却如血、似链锯一般喷出。

    曹心远瞬身到擂台内,看了一下,松了一口气,帮戎俊压制伤势,又看向禹飞,却没有责骂,而是惊叹,这份灵力的控制,根本不像是结丹修士该有的,不浅不深,伤势够重,却偏偏不死,算是给足了阴灵地界面子,又狠狠的重创敌人。

    禹飞收了剑,真心夸奖道:“还不错,打的比较尽兴。”

    曹心远当场脸都黑了,我竟然会夸他,肯定是失心疯了,不愧是最能惹事的主。

    那戎俊听到禹飞这么说,气的鬼气不稳,一口黑色血液喷出,表情狰狞扭曲怒吼道:“卢狮,我命令你,给我撕碎他!”

    话音落下,一个魔修从观众席内飞出,朝禹飞一掌拍出,掌内蕴含的力量让围观修士止不住的胆颤心惊,那曹心远都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元婴后期魔修!

    但禹飞不能死在这里,就要出手,却被戎俊拦住道:“你要是帮衬,我便亲率皓月狼族荡平阴灵地界!”

    曹心远一个犹豫,那掌势已经临近禹飞,他来不及阻止了!心中大恐,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禹飞在那魔修出现的瞬间就认出来了,是在鬼灵战场被那红衣拖剑女子追杀的那位,果然来了这阴灵地界,而且还投靠了这个皓月狼族,想来是这缥缈星没法呆了。

    当下顾不上骂街,全力张开七绝玲珑塔的防御,一道黑白灵光笼罩禹飞周身。

    下一秒,掌油黑白护罩接触,那戎俊疯狂地怒吼道:“去死吧,人族蝼蚁!”

    终是禹飞修为不足,激发的七绝玲珑塔威能和段海拼命还行,和眼前这元婴后期魔修相抗衡还是不足。三秒后,七绝玲珑塔的黑白灵光护盾被击碎,那魔掌带着死亡的气息直朝禹飞面门拍下。

    禹飞全身汗毛炸起,瞳孔放大,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威胁,但已经没有别的手段了,只能全力防御,准备硬抗这道攻击,心中祈祷能苟活一次。

本站推荐